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添加书签(永久书签)
报错(章节有误?)
听书 - 我在火影创造克苏鲁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A-
默认
A+
护眼
默认
日间
夜间
上下滑动
左右翻页
上下翻页
《我在火影创造克苏鲁》 第一章 迈特凯的见闻 1/1
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“恭喜折镜入学忍者学校,开启自己的忍者之路。”

“谢谢哥哥,也恭喜哥哥从忍者学校毕业,顺利晋升成为下忍。”

午后阳光照耀在忍者学校的校门口,兄弟二人的哥哥顶着头戴式护额,手里拿着忍者学校发放的毕业证书。

而这二人中的弟弟名为月光折镜,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因为种种原因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六个多月的时间,目前已经完美融入这个忍者的世界。

他身边的高大身影名为月光疾风。

虽说是高大,但只是相对身旁年仅六岁的折镜而言。

此时的月光疾风还不是那位团战炮灰、中忍预选赛的裁判,而只是一名刚从忍者学校毕业,拿到忍者护额的下忍。

“折镜,说一说今天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人吧,咳。”月光疾风苍白的脸上流出淡淡的笑容。

“嗯。”折镜略微思考一下,“今天遇到一个满头黑发,衣服后面印有团扇的男生,他的表情好像大人,明明只是和我一样的小孩子。”

月光疾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喃喃道:“宇智波啊...”

对于月光疾风的反应,折镜并不意外,毕竟经历了去年的事件,宇智波一词在村里已经衍生出了特殊含义。

而那位说起话来像大人的宇智波男孩,折镜其实知道他是谁。

宇智波鼬。

和想象中一样的寡言少语,别人家的孩子看到公示板上出现自己的名字都会兴高采烈,但宇智波鼬只是看了一眼,然后默默走开。

...

“呦,疾风,过来一起吧。”

路过道路旁的团子店,一个浑身绿色的忍者在向这边招手,除了他,旁边还坐着一位红色眼睛的女忍者和大背头男忍者。

折镜一眼就认出了他们。

迈特凯、夕日红、猿飞阿斯玛。

“不了,我还要回家忙道馆的事情。”月光疾风微笑着摆摆手。

“哎呀,客气什么,今天正好是你晋升下忍的日子,就当我们这些前辈为你庆贺升级,顺便传授你一些经验啦。”

迈特凯没有理会月光疾风的拒绝,直接将月光疾风强行拽进了团子店,折镜也被夕日红牵进了团子店。

...

“什么?你弟弟也入学忍者学校了啊。”

“这真是双喜临门啊,恭喜、恭喜。”

“来,一起喝一个。”

“小弟弟不要害羞哦,也一起喝吧,”

几个人端起饮料杯碰在一起,只有折镜的杯子矮了许多。

刚放下手中的杯子,迈特凯的脸色突然沉重起来。

“既然身为你的前辈,疾风,我不得不叮嘱你一些事情了。”

迈特凯比月光疾风大三岁,目前已经是中忍,而月光疾风才刚刚升级成为下忍,所以迈特凯是名副其实的前辈。

“你们知道吗?前两天第三班执行的那个剿灭山贼的C级任务。”

虽然说是要叮嘱月光疾风,但迈特凯主要的诉说对象明显是夕日红和阿斯玛。

阿斯玛点点头:“我听说了,第三班好像除了油女志心回来了,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,其他人全都没回来。”

“没...回来。”夕日红明显没听说过这件事,一时间被吓得有些语塞,“是那种含义的没回来吗?”

忍者的没回来,大部分时候代表着已经死亡。

“不知道。”迈特凯摇摇头,“现在村里也不知道第三班其他人的具体情况。”

听了迈特凯的解释,夕日红虽然稍微安心了一些,但脸色依旧不太好。

因为忍者是最讲究时间效率的,完成任务后迅速返回忍村复命是忍者的铁律,如果没有按时返回,那大概率还是...

“可是那位油女一族的前辈不是已经回来了吗?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是可以从他的口中了解到吗?”

此时,月光疾风突然发问。

迈特凯转向月光疾风,沉声说道:“正常来说是可以这样的,但前提是油女志心还算是个正常人。”

“正常人?”夕日红和月光疾风同时不解地问道。

“嗯。”迈特凯深吸了一口气,双手环抱起来,“其实油女志心并不是自己走回来的,他是倒在木叶森林里,被其他完成任务归来的同伴发现后给带回来的。”

“当时我在村子大门那一带活动,刚好看见那一幕。”

说着,迈特凯猛咽了一下口水,好像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“原本安静躺在同伴后背上的油女志心突然跳到地上,狂热地看着周围。”

“他那时的眼睛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的眼睛了,眼白里面布满了血丝,眼球像鱼类动物一样凸出来,扭曲的嘴巴还挂着口水,或者是粘液...”

“本来其他人要上前安抚他的,但他双手疯狂挥舞着由寄坏虫组成的鞭子,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。”

“但是没过多久,他又停止了动作,双手抱住膝盖坐在地上,身上所有的虫子突然都飞了出来,覆盖他的整个身体...”

“我不知道是油女志心的意识,还是寄坏虫自己的意志,寄坏虫在油女志心的身体上组成了一个...”

迈特凯停顿一下,好像在思索用什么形容词比较好。

突然灵光一现,迈特凯想到如何形容了。

“一个雕像,覆盖在油女志心的寄坏虫组成了一个雕像!”

“什么样的雕像?”桌子边的人都对这个故事充满了好奇,但只有阿斯玛敢问出个具体。

“那个雕像...可能我看得也不是很准确,但我隐隐约约感觉那是一个蜷缩起来的人,但脑袋像是个章鱼脑袋...”

“下巴的寄坏虫没有完全连在一起,全都是呈条状在空中飘荡的,就像是章鱼的触须。”

“雕像身后还有一对翅膀,那对翅膀...”

“那翅膀上...”

“那个...”

“雕像...”

“kilei...”

说着说着,迈特凯好像也陷入了某种状态,双目失神地呓语着。

“喂、喂、喂!”

阿斯玛连着呼喊三声才将迈特凯从失神的状态中拉回来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“啊?”迈特凯晃一晃自己的脑袋,赶紧露出招牌式笑容,“没事、没事。”

“那后来呢?”

“后来啊...后来油女一族的人赶到,用雌性寄坏虫把油女志心身上的虫子都吸引走了,然后把油女志心送到医院了。”

听完故事,所有人不知怎么的,心中都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但这时,迈特凯好像又回想起什么一样,继续说道:“对了,油女志心被虫子包裹成奇怪雕像的时候,我好像听见他在里面重复着什么话。”

“好像是在说...”

“克苏鲁...之类的吧。”

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play
next
close